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游戏

许我红尘安然陪你一路阳光

2018-10-12 22:08:41
许我红尘安然陪你一路阳光

  浮槎在手路在前,何愁碧水不近天。

  半生蹉跎庸碌过,今起云淡任天闲。

  岁月如棉白的云,转瞬即逝。枫红苏州恒大悦珑湾露白仿若还在魅惑秋日的留白,山寒水瘦就已辅满一窗月浅灯深的秘密。

  倚在冬的门扉回望流景将尽的2016年,那些走过的晨曦暮云,看过的聚散离合,如纷纷坠落的雪花,飘飘地飞,静静地落,只余淡淡的暗香,萦绕在途经的紫陌上。

  (一) 春,花开不为蝶,西江自恋月。

  三月飞花路,流莺飞,不须归。柳荫重重无限意,芳草青青缱绻情。

  街头邂逅常兄,执手相看,竟唏嘘无语。

  二十多年前,我们都是踩着单车的少年,踏遍古街石巷,穿过荒野阡陌,用斑驳的足迹,爽朗的笑声记载那光影离合的流年。

  那时候,没有手机,我们秉烛夜谈;没有网络,我们戏谑于棋盘。

  多少次,在月黑风高时穿越密林花语;

  多少回,在秋高云淡处挥别卧雪听书。

  眸光渴望穿越千山万水,春潮汹涌时却要舴艋分离。

  自从常兄辞职,一别经年,我们素未谋面,渐渐地音信杳然,锦书无寄。

  而今重逢,尘满面,鬓如雪,无言的时光又重回了若即若离。

  一笑杯中空,原是花入梦。

  原来,并非所有的人,走着,走着,就会散了。

  原来,并非所有的情,淡着,淡着,就会没了。

  真情不是生活的点缀,赤诚原本就是生命的永恒。

  这个的春天,春阳温煦,蕙风和畅。

  (二) 夏,烟火煮诗意,酸甜谁自知?

  一季曦光乍入,水动莲香,溪霞阳光城共享。云横山巅岚出岫,月洒寒江夜未央。

  不知谁说的,自从买了房子,便失去了诗和远方。

  的确,成为房奴三载,光阴荏苒,白发葳蕤,才蓦然惊觉:是时候去装饰南溪溪畔的小巢了。

  贫贱夫妻百事哀。一面窃想着美仑美换的惬意温馨,一面又要顾忌钱袋的瘦骨嶙峋,千迂百迴的结局就是货比三家的坎坷曲折。

  为寻高山流水的背景墙在屋檐听雨,为觅星月相伴的吸顶灯而街头徘徊。穷尽心计,拙朴典雅的橡木门才千呼万唤始出来;绞尽脑汁,才挂上了鱼戏莲叶何田田的窗帘……

  装修略成,钱尽囊空,人比黄花瘦。

  偏有西风漫卷。

  三哥征得我同意,邀约我在老家宅地重造楼宇,最初说只建一层,待我九月归来,三层封顶还把装修如火如荼地进行到底。

  成为房奴,我贷了三十六万,装修小巢又背负十万,如今又欠哥哥十几万。

  此情此景何堪?

  风雨飘摇兮,黄花片片落,我一筹莫展。

  路漫漫,吾将上下而求索,索衣索食索房款……

  谦谦君子,愠言莫提,只三杯两盏淡酒,敌它晚来风急。

  哥哥见我总是酒浇浓愁心黯然,就对我说:弟弟,你不用担心,我己贷了款结了帐,你还了我十万,剩下的就用租金抵扣,过得两年就好了。(他把房子隔成单间全租了出去)

  山重水复的浊世,柳暗花明的红尘。

  毕竟还有一种血浓于水的感情叫兄弟。

  一辈子的情一辈子的义一辈子不变的才是兄弟。

  炎炎盛夏,骄阳似火,炽烈无法阻挡。

  (三) 秋,云破月影现,弄花香满衣。

  千山红遍,层林尽染,把风景看透,才有云淡天闲。

  八月里,房子装修进行时,闲暇之余,我去陆通驾校学车。

  科目一 波澜不惊。

  科目二 梁教慈眉善目,和蔼可亲,但他的学员甚多,无暇搭理我们,请了个唐教凶神恶煞,受苦良多。

  离合没踩到底挂档,熄火。

  又非法操作,不是你的车你不当回事么,你一脚踩下去,踩掉多少钱,你知道不?

  声震瓦屋且谍谍不休。

  倒车入库压线,中途停车。

  方向往哪打?这么死板,还考不考啊,下车,下车。

  厉声聒噪似绕梁三日。

  侧方位停车不入或压线。

  看哪,看哪,又靠天吃饭?就那么三点一线,也不长长脑子记记!真是的。

  嘴角一翘,两眼上翻,一脸的鄙视嫌弃。

  开始,我还以为是自己笨,理所当然要挨训,谁知道,他对所有的人都是一视同仁咆哮如雷。

  那就充耳不闻吧。

  被虐千百遍,我们依然在烈日下我行我素地训练。

  被吼千百回,我们依然在风雨里执着顽强地学习。

  仿佛重回学生时代,为一举高中而孜孜不倦。

  枫经霜而红,也许,彩虹的眷念总是与众不同的。

  虽然被呛得信心全无,考试时倒是心无旁鹜,一把通过。

  其后上班,十一月中旬才去练科目三,跟梁教练了三天,一切顺心如意。考试时,第一把偶有瑕疵下课,第二把安然通过。

  科目四 毫无悬念。

  拿到驾照时,同伴和朋友都恭喜我一帆风顺,我微微颔首微微一笑。

  有时侯,微笑可以是眼泪的面具;

  有时候,咒语也可以是快乐的外衣。

  没有唐教的恶语相向,哪能这么快分享秋天的阳光?

  (四) 冬,风起涟漪舞,云暖小轩窗。

  一簑风雪兰舟棹,满川寒梅迎风开。浮云尽散,远水无波,一樽还酹江月。

  2016年真是聚会年,从初中到大学,从年初到年尾,都是为纪念十年二十年而觥筹交错举杯欢畅。

  初中聚会去了,恰同学年少,离别多年聚首,或相对无言,只举斛对饮把酒尽欢,或相逢一笑泯恩怨,感谢青春泅渡这半世离愁。

  自然是一醉方休尽欢而散。

  中师同学聚会,我因练车与装修房子没能成行。

  看照片,似乎人人都春风满面喜离婚诉讼的法律程序气洋洋。

  有的官运亨通青云直上,自是志满意得满面红光。

  有的新书面世现场签名,自是踌躇满志睥睨众生。

  ……

  人人都在晒幸福,晒财富,晒成功,恨不得把浓缩的过往都展阅在酒杯里,让亲爱的同窗羡慕自己逝去的时光。

  也许转身后,就把三杯祝语遗忘。

  幸福如饮水,冷暖只自知。

  偶然的相聚又怎能预支一生的漫长,回忆可以甜蜜了流逝的过往,支撑我们前行却是平平淡淡的时光。

  那么,聚与不聚,都不会忘记当年的那一扇寒窗。

  大学的聚会定在年底,我决定不去。

  并不是不想欢享重逢的快乐,只是不想再次重复离别的忧伤。

  只想独自静静地享受这冬天的阳光,温暖一路的花香。

  岁月是一首愈飞愈远的离歌,跌宕的情节悲喜的旋律终将风烟俱寂,飘散如雪,只留下丝丝缕缕的阳光,照在我们曾经走过的路上。

  岁月是一条愈流愈清的长河,两岸光阴,四季风景,全握于手心的兰桨,心若向阳,就必定会划向太阳升起的地方。

  且把旧事浮名,换了低斟浅唱:

  许我红尘安然,陪你一路阳光。
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